您的位置:主页 > 体育新闻 > 巨亏 306 亿张勇辞董事职位滴滴一鲸落万物生|出行观察

巨亏 306 亿张勇辞董事职位滴滴一鲸落万物生|出行观察

发布日期:2022-01-14 01:05   来源:未知   阅读:

  在 2022 年的前夕,滴滴出行公司(下面简称:滴滴)发布了自上市以来的第一次财报,这次滴滴的财报公布了第二季度和第三季度的财务数据。

  这次滴滴的财报除了几家财经媒体有一些报道外,几乎就看不到更多的新闻了,滴滴公司同样也采取的静默策略,即没有广而告之,也没有相关电话会议的披露。

  出现这一现象的原因和财报的数据表现有很大关系,如果用两个字来形容财报,那就两字:「巨亏」。

  比较有意思的是,滴滴做为重资产模式的出行公司,其实一直处于亏损,但由于其巨大的市场份额和用户体量资本是允许亏损存在的,而这次财报反应出来的一些问题可能会让投资者重新审视滴滴。

  滴滴董事长、CEO 程维给出的答案是:我们要通过技术来提升出行效率,如果以广泛的出行市场看,这会是一个万亿美金的市场,滴滴希望引领行业发展。

  这是领导滴滴的两个灵魂人物的共识,但这样一个「万亿市值梦」也随着公司的上市被叫醒,这一点在财报中表现无余。

  根据滴滴官方数据显示,2021 年第二季度滴滴的总收入为 482 亿元人民币,其中中国出行业务的总收入为 448 亿元人民币,第二季度的净亏损为 244 亿元人民币。

  第三季度的总收入环比下滑 11.48% 至 427 亿元,其中中国出行业务的总收入为 390 亿元人民币,第三季度净亏损为 306 亿元人民币。

  第三季度亏损 306 亿是一个什么概念,根据滴滴公开数据整理,自成立以来滴滴在每个财政年度都产生了净亏损,2018 年净亏损为 156 亿、2019 年为 97 亿、2020 年为 106 亿。也就是说,滴滴三年来的亏损总额为 359 亿元,而 2021 年的第三季度一个季度的亏损就已经快赶上前三年的亏损总额了。

  那这里就出现了一个问题,滴滴一个季度就亏损 306 亿,这些钱亏在哪里了呢?

  2021 年第三季度,中国出行业务调整后 EBITA(非GAAP)亏损 0.29 亿元人民币。

  2021 年第三季度,中国出行业务调整后 EBITA(非GAAP)亏损 0.29 亿元人民币。

  而就是这 0.29 亿元非常关键,这个数字是中国出行业务亏损,而中国出行业务则是滴滴的「基本盘」,在第二季度的时候中国出行业务还帮助滴滴赚了 17 亿元。

  从盈利到亏损这背后有个点值得深思,那就是:安全审查对滴滴的影响到底在哪?

  我们都知道滴滴上市后不久,因为用户数据以及地图数据有危害国家的风险被相关部门调查,在调查期间滴滴旗下所有关联的出行 APP 下架,禁止新用户下载和注册。

  如果看到这,「你可能会说滴滴的下跌与审查有关,新用户不能下载会让滴滴失去新增订单」,这句话对但不全对。

  截至 2021 年 3 月 31 日的 12 个月里,滴滴全球年活跃用户为 4.93 亿,全球年活跃司机 1500 万;

  2021 年一季度,滴滴中国出行拥有 1.56 亿月活用户,中国出行业务日均交易量为 2500 万次。

  截至 2021 年 3 月 31 日的 12 个月里,滴滴全球年活跃用户为 4.93 亿,全球年活跃司机 1500 万;

  2021 年一季度,滴滴中国出行拥有 1.56 亿月活用户,中国出行业务日均交易量为 2500 万次。

  截至 2021 年 3 月 31 日的 12 个月里,滴滴全球年活跃用户为 4.93 亿,全球年活跃司机 1500 万;

  2021 年一季度,滴滴中国出行拥有 1.56 亿月活用户,中国出行业务日均交易量为 2500 万次。

  截至 2021 年 3 月 31 日的 12 个月里,滴滴全球年活跃用户为 4.93 亿,全球年活跃司机 1500 万;

  2021 年一季度,滴滴中国出行拥有 1.56 亿月活用户,中国出行业务日均交易量为 2500 万次。

  我们可以看到作为互联网公司 to C 端,滴滴拥有 3.77 亿网约车用户,需要注意的是这 3.77 亿是中国移动互联网用户中可自主呼叫网约车的用户。简单说就是,3.77 亿相对全部网名不算多,但这 3.77 亿全是可以自己付款叫车的用户,从这个角度来说这个用户基数可以用「夸张」来形容。

  根据「国家统计部门」数据,截止到 2021 年 8 月,中国注册出租车司机的人数是约 300 万,分配到全国各个城市,可想而知运力的缺口有多大。而滴滴的司机人数达到了 1300 万。

  根据「国家统计部门」数据,截止到 2021 年 8 月,中国注册出租车司机的人数是约 300 万,分配到全国各个城市,可想而知运力的缺口有多大。而滴滴的司机人数达到了 1300 万。

  综上得到的结果就是,滴滴日订单量平均约为 2700 万单,占据了全国 80% 的份额。

  最重要的是,滴滴中国出行业务的新增长其实是逐年递减的,自 2019 年爆发式增长完以后滴滴的新增常年在 30 % 左右徘徊,简单理解就是,滴滴的用户基数太大,新增用户下载注册减少是正常的。

  看完这组数据,我们再回过头去看滴滴第三季度财报里的中国出行业务减少的 0.29 亿元就比较清晰了,安全审查对新增用户的影响其实并不大,因为会使用滴滴的大部分已经下载完,主要还是对订单量的影响比较大。

  从订单量来看,三季度订单量比二季度减少 2.14 亿,平均一个月少了 7000 万单,并且这些少了的订单是目前滴滴的存量用户的订单。

  滴滴自从被审查后,那些原来被压制的出行平台对于滴滴的反攻是有效果的,原因在于真实的订单量的减少,而减少的订单被高德、美团、T3 等瓜分;

  滴滴建立起来用户习惯,会变成被人的嫁衣,滴滴对于中国出行最大贡献并不是单一的让打车更方便,而是培养起了用户「打车」的习惯,在滴滴之前打车即使在城市也是小部分人的出行选择,滴滴之后打车才得以普世化。

  滴滴自从被审查后,那些原来被压制的出行平台对于滴滴的反攻是有效果的,原因在于真实的订单量的减少,而减少的订单被高德、美团、T3 等瓜分;

  滴滴建立起来用户习惯,会变成被人的嫁衣,滴滴对于中国出行最大贡献并不是单一的让打车更方便,而是培养起了用户「打车」的习惯,在滴滴之前打车即使在城市也是小部分人的出行选择,滴滴之后打车才得以普世化。

  滴滴自从被审查后,那些原来被压制的出行平台对于滴滴的反攻是有效果的,原因在于真实的订单量的减少,而减少的订单被高德、美团、T3 等瓜分;

  滴滴建立起来用户习惯,会变成被人的嫁衣,滴滴对于中国出行最大贡献并不是单一的让打车更方便,而是培养起了用户「打车」的习惯,在滴滴之前打车即使在城市也是小部分人的出行选择,滴滴之后打车才得以普世化。

  滴滴自从被审查后,那些原来被压制的出行平台对于滴滴的反攻是有效果的,原因在于真实的订单量的减少,而减少的订单被高德、美团、T3 等瓜分;

  滴滴建立起来用户习惯,会变成被人的嫁衣,滴滴对于中国出行最大贡献并不是单一的让打车更方便,而是培养起了用户「打车」的习惯,在滴滴之前打车即使在城市也是小部分人的出行选择,滴滴之后打车才得以普世化。

  而且别人上市是梦的开始,滴滴上市是梦的结束,滴滴在美股市场的表现不容乐观,12 月 29 日,滴滴收报 4.94 美元/股,较前一日下跌 8.18%,财报发布后,盘后继续下跌 2.02%,股价已较 12 美元发行价跌去六成,蒸发的市值换算成人民币接近 2800 亿,现在总市值仅 238.3 亿美元。

  因此,相比订单量减少,最能威胁滴滴的可能是用户发现,以前觉得没有滴滴不能打车,现在发现没有滴滴高德、百度、美团等等依然能打车,甚至为了抢占市场其他平台的服务更好了。

  「如果中国政府发现我们建立在中国运营部分业务的结构的协议不符合与相关行业相关的中国法规,或者如果这些法规或对现有法规的解释在未来发生变化,我们可能会受到严厉处罚或被迫放弃我们在这些业务中的利益。」

  「如果中国政府发现我们建立在中国运营部分业务的结构的协议不符合与相关行业相关的中国法规,或者如果这些法规或对现有法规的解释在未来发生变化,我们可能会受到严厉处罚或被迫放弃我们在这些业务中的利益。」

  这句话其实并不需要过多的解释,但这里有两个关键词需要提取出来,一个是「法规」;另一个是「法规的解释变化」。

  滴滴被审查的原因,主要是用户数据和国家地理测绘数据,这两项核心数据均有可能危害国家安全,对于国家来说这显然是不能容忍的,但这里有一个问题就是,滴滴明知道这些问题的存在为什么要强行开启上市?

  2012 年程维拿到了 100 万元(也又说早期是 70 万)的天使投资,投资人为王刚,也是一名阿里的老兵,程维创办滴滴其实是赶上了中国移动互联网的风口,即使有阿里的工作经验,但在资本化的互联网商业版图里程维的表现并不突出。

  虽然通过在北京地区和出租车公司的合作让滴滴早期熬死了一批对手,但滴滴如果不能突破北京实现大规模拓展那么它离死亡也不会太远,因为那时候在杭州还有一家强劲的对手「快的」。

  一开始滴滴和快的双方体量差不多,在 2013 年底天平开始向快的倾斜,因为那时候阿里出现在了快的的股东名单里,阿里的战略投资一下让战争的结果明朗了起来,不管是资金还是流量快的都有明显的优势,而此时的程维在美国走了一圈也没能拿回投资。

  但凭借着程维「野狼式」的打法和从金沙江创投拿到的早期资金,滴滴又挺过了两年,到了 2014 年滴滴出现了转折点就是柳青。柳青柳传志的女儿,高盛集团最年轻的董事总经理,在 2014 年加入滴滴后用了半年的时间,就从淡马锡、腾讯、DST 拿到了 7 亿美金的融资。

  自滴滴引入巨头资本以后,互联网江湖中最大规模的补贴战打到白热化,据一些投资人回忆一天烧几亿都是正常的,到了 2015 年滴滴和快的由投资人撮合正式合并,自此一家本土巨头出行平台诞生。

  但这时的战争并没有结束,因为还有一位外来者「Uber 优步」,此时的优步利用价格战让专车的价格低于出租车 30% 运行,结果就是优步在中国获得了仅次于滴滴的的市场份额。

  随着和优步补贴战的开始,柳青和她的「财务团队」又开始了向外的大额融资,除了腾讯等老股东增资,滴滴还引入了软银、招商银行、苹果、蚂蚁金服等战略投资。

  下面的故事大家就比较熟悉了,优步败走中国被滴滴收购,自此滴滴成为中国最大的出行平台一家独占 70% - 80% 的市场。

  为什么聊滴滴上市要聊这一段故事,因为这才是「资本」的故事,资本是逐利的,210 亿美金的投入让投资人必须思考拥有绝对领先优势的滴滴之后如何让自己变现走人。

  从滴滴的招股书中可以看到,软银占股 21.5%、优步 12.8%、腾讯 6.8%,而快的背后的投资人合计约在 10.5%。

  光这几家投资人就投资了约 100 亿美金,因此,这些是必须要通过上市来套现的,按照「晚点 LatePost」的计算,投资方的资本回报最大的有两个:

  Uber:Uber 所持滴滴股份仅次于软银,上市后依然持有 12% 的股份,比腾讯多出近一倍。减去打车大战期间的投入,滴滴上市当日,Uber 浮盈 78.66 亿美元。

  快的背后的投资人:以并购前的融资金额 8 亿美元计算,快的的投资方们在滴滴上市当日,浮盈 64.34 亿美元。

  Uber:Uber 所持滴滴股份仅次于软银,上市后依然持有 12% 的股份,比腾讯多出近一倍。减去打车大战期间的投入,滴滴上市当日,Uber 浮盈 78.66 亿美元。

  快的背后的投资人:以并购前的融资金额 8 亿美元计算,快的的投资方们在滴滴上市当日,浮盈 64.34 亿美元。

  2021 年 6 月开始中国政府对于反垄断、数据安全、信息安全等都进一步加强监管,显然滴滴在这个节点是需要脱敏的,但滴滴没有讲好自己的故事。

  2021 年是科技股的狂欢,特斯拉市值突破 6500 亿美金,就连破发的 Uber 也在 2021 年初股价回升到了 1200 亿美金并且稳定在 1100 亿美金。

  要知道 Uber 一度跌至 350 亿美金,这是一个积极的信号,是在告诉滴滴的投资人美国科技股市现在有大量现金在翘首以待等着优质的公司,这是一个机会一个顺利让投资人软着陆的机会。

  因此,即使管理层不太情愿,这个上市对于投资人来说也势在必行,这里面最大的推动者除了投资人还有一个人可能就是柳青,一个是柳青是滴滴融资最大的功臣,可以说没有柳青不一定会有后来滴滴的融资历程,所以柳青虽然担任滴滴总裁,但她却不一定向管理层团队负责,相反她可能更多是向投资人负责;另一个是根据招股书显示,在 IPO 之前滴滴向高管增发 6671 万股股票激励,增发后,程维持股从 2.9% 提升至 7.0% ,柳青持股从 0.3% 提升至 1.7%。上市后,双方投票权分别为 35.5% 和 22.8%。

  综上所述,滴滴在此时开启上市是因为,当前阶段滴滴可以得到一个更好的估值,投资者离场的利润也可以最大化。但区别就在于,滴滴低估了监管部分的决心,结果就是下架整改滴滴股价跌至 240 亿美金,这一下腾讯、软银、优步这些投资者不仅没有套现离场,甚至连回本的机会都不一定有了,滴滴凭一己力套牢三大巨头,这在资本市场也并不多见。

  「国家安全」高于一切这是红线,滴滴有没有越过红线现在不好说,但滴滴对于和监管博弈却已有经验。

  公司合规经营是基本要求,但也有例外,此前「晚点 LatePost」媒体报道过这么个故事:

  滴滴和优步中国合并前,曾经受到国家反垄断调查局的问询,确认双方是否会合并,得到的答案是:「不会合并」。

  而且在正式合并前一周,交通部同样问询滴滴和优步会不会合并,答案还是:「不会」。

  就在两次问询结束后,合并的三天前,交通部公布《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给了网约车合法身份,并废除了此前草案里两条苛刻的要求:网约车变更为 「营运车辆」,八年报废;平台与司机签署全职劳动合同。

  此举大幅降低了网约车平台的合规成本,但是三天后,滴滴和优步中国宣布合并。

  滴滴和优步中国合并前,曾经受到国家反垄断调查局的问询,确认双方是否会合并,得到的答案是:「不会合并」。

  而且在正式合并前一周,交通部同样问询滴滴和优步会不会合并,答案还是:「不会」。

  就在两次问询结束后,合并的三天前,交通部公布《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给了网约车合法身份,并废除了此前草案里两条苛刻的要求:网约车变更为 「营运车辆」,八年报废;平台与司机签署全职劳动合同。

  此举大幅降低了网约车平台的合规成本,但是三天后,滴滴和优步中国宣布合并。

  合并后第二天,商务部发公告称并没有得到滴滴的合并申报。次月,商务部对滴滴与优步中国合并展开反垄断调查;

  两个月后,北上广深牵头,数十个城市发布网约车管理规则,大多严格限制本地车牌,规定车辆尺寸或排量;

  北京、上海直接要求司机必须有当地户籍。交通部相对宽松的管理框架,以严苛的规定在全国落地。

  合并后第二天,商务部发公告称并没有得到滴滴的合并申报。次月,商务部对滴滴与优步中国合并展开反垄断调查;

  两个月后,北上广深牵头,数十个城市发布网约车管理规则,大多严格限制本地车牌,规定车辆尺寸或排量;

  北京、上海直接要求司机必须有当地户籍。交通部相对宽松的管理框架,以严苛的规定在全国落地。

  简单说就是,滴滴合并优步这样的操作,触及到了监管部门的合规标准,而强行合并换来的就是最严的运营标准,这就是为什么现在市场上可能有一半的滴滴司机其实是不合规的,他们并没有合法的营运资格,而滴滴为了扩张会成立一些有资质的公司让司机和车辆挂靠,但这些是需要收费的,这也是导致滴滴司机合规性增长慢的原因之一。

  如果我们再看此前的上市,滴滴其实采用了相似的策略,想绕过监管直接上市,但我们国家是国家安全和人民利益至上,因此,我国不会出现大而不倒企业,滴滴在这两个事件中最大的问题是,它并没有直面问题和解决问题,从司机合规到数据安全,它并没有解决任何问题而是选择了绕过,这让的选择必然遭到反噬。

  这对滴滴来说是一个最坏的结果,即使接下来回归港股滴滴可能也没有了资本的热捧,并且港股是出了名的要求公司合规经营,滴滴的司机端和快车端在各个城市的合规性(滴滴快车在上海依然没有牌照)依然是最大的问题,滴滴被审查到开启港股上市这中间的「时间」会是其他品牌蚕食其份额的红利期。

  「这是我们最后的机会,也是整个出行平台市场最后的机会,我们已经做好了重新打仗的准备」,这是一家出行平台高管对我们说的,言语间没有豪言壮语,有的只是看到了一丝新机会的兴奋感。

  在滴滴被审查之前,像 T3、曹操出行、首汽约车、享道等平台基本已经是佛系运营躺平状态了,打开这些 APP 你甚至要等上半个小时或一个小时才能打上车,滴滴被审查后给了他们反攻的机会。

  T3 出行在 10 月完成 A 轮 77 亿元人民币融资,投资方包括阿里巴巴、腾讯等;

  广汽集团如祺出行 12 月完成由文远知行发起的战略投资,资金月 10 亿人民币。

  T3 出行在 10 月完成 A 轮 77 亿元人民币融资,投资方包括阿里巴巴、腾讯等;

  广汽集团如祺出行 12 月完成由文远知行发起的战略投资,资金月 10 亿人民币。

  打仗前各家弹药已准备充足,反攻也是有效的,比如根据 12 月披露的最新数据,T3 出行平台 12 月 10 日订单量已突破 300 万,刷新单日峰值记录,T3 出行官宣完成了 2021 年战略目标,即登陆 48 座城市,要知道 2020 年 7 月,T3 出行成立 1 年,也仅开拓了 7 座城市。

  如享道、如祺更多投入于对未来出行方式的布局,享道与 Momenta 合作在上海开启 Robotaxi 试行服务,如祺联手文远知行想要组建一支规模超 200 辆的 Robotaxi 车队。

  如果说以上平台是主机厂背景的平台,体量还比较小,那还有三家将会是滴滴最大的威胁,分别是高德、美团、百度。

  还记得 2017 年的夏天,美团结束了外卖平台的战争休养不到半年的时间就宣布进军网约车领域,这是王兴和程维第一次公开正面交锋,美团打车上线 亿元,本以为依托美团巨大流量美团会是滴滴的最大威胁,但结果是美团只进入了上海、南京这几个城市,对于美团来说这样的资本效率显然不能接受,据美团相关人士说,2019 年开始美团的打车业务基本就收缩了,没有向外拓展的打算。

  到了今年 7 月美团打车 APP 重新上线,美团将打车部门独立运营,负责人直接向王兴汇报,自此美团打车归来。

  高德和百度一样,他们更像是一个聚合平台,它们自己是没有司机的,高德和百度有天然的场景那就是消费级导航地图,焉知新能源汽车从一位高德方面的人士那里得知,高德目前的的订单增长非常快,而且高德没有城市限制因为高德更像是中介将用户和司机链接起来了,而司机具体是 T3 的还是曹操的对高德来说区别不大。

  而对于滴滴来说,原有的体量太大其他平台想要追赶显然不是这么简单,从订单量来看滴滴依然是绝对的老大,不过,滴滴需要注意的是自己幸苦培养出来的市场不再是滴滴的。

  如果仔细观察你会发现,上市前在中国市场「出门打车 = 打滴滴」,用户已将习惯说叫个滴滴,而不是叫个出租车,当一个公司等同于一个行业的时候这才是这个公司最具价值的地方,而现在的体验是通过高德和百度这样手机必备的导航软件同样可以体验到便捷的打车服务,那么滴滴减少的就不只订单还有就是用户认同。

  我的答案,是肯定的。但相比订单滴滴需要注意的是用户认同感,滴滴虽然目前一直是静默状态,但用户对滴滴的不满是它需要认真对待的。

  从体量上来说,滴滴依然会是市场的老大,但很明显滴滴的垄断地位已经一去不复返,不仅是有相关部门的调查,还有就是美团、高德的发力。失去独大的机会对于滴滴来说不是好事,滴滴和其他互联网公司不同的是滴滴的模式很重,如果没有绝对份额的支撑资本市场不会给它太高的估值,光靠盈利去推动股价不是这个级别公司的优选。

  最重要的是,接下来滴滴还要在造车和自动驾驶技术上持续投入,我从供应链得到消息,上个月滴滴的新车第一版刚在内部被否,问题在于产品定义上出现问题,而且滴滴也在设计换电的模型,从技术和商业模式去搭建,只不过现在还处于很早阶段,滴滴的 to C 乘用车不会是造车的重点,滴滴内部并不指望这个产品有大作为。它们的主要精力还是在 to B 产品上。

  从财报上看,滴滴还有超 400 亿的现金流,但对于造车和自动驾驶等一系列花钱大户,滴滴需要做好更长线的准备。

------分隔线----------------------------

法律在线 - 财经资讯 - 教育新闻 - 娱乐新闻 - 历史咨询 - 军事新闻 - 星声星语 - 社会新闻 - 旅游新闻 - 科技前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