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娱乐新闻 > 真视通“公章失控”遭约谈 半年内三收关注函六次延期至今未回复

真视通“公章失控”遭约谈 半年内三收关注函六次延期至今未回复

发布日期:2021-12-31 22:35   来源:未知   阅读:

  中国网财经12月23日讯(记者叶浅 单盛群)自11月26日自称公章失控之后,线.SZ)迅速修改公司多项内部制度,但始终未披露事件后续情况。

  直到12月22日,真视通披露的一则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才再次将“公章失控”再次拉回大众视野。

  根据公告,北京证监局要求公司董事长何小波、总经理王小刚、董秘李春友于12月15日到局接受监管谈话,要求就公司公章、证照是否失控等相关公司治理及内控问题进行说明。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三名高管被约谈时间为12月15日,但公告时间却延迟了整整一周,12月22日才被公司披露。

  同时,中国网财经记者注意到,在北京证监局发函约谈前,深交所已对真视通“公章失控”事件下发关注函,但截至发稿,真视通已三次申请延期,尚未回函。

  11月26日,线日,公司法人、董事长何小波向原保管/持有公司印章、证照的杜毅、谭伟发函,要求他们于11月19日前根据相关规定,将包括公章、财务专用章在内的公司印章交由有权保管部门/人员保管,将证照交由公司总部办公室指定人员统一保管。在经多次催促后,截至公告日,上述印章、证照仍未移交至有权保管部门/人员保管,因此上述印章、证照已处于失控状态。

  值得注意的是,真视通非独立董事马亚认为该公告披露的内容严重失实、不准确、不完整,并称董事长何小波在未与老股东重新协商一致的情况下,拟单方面对老股东与其协商一致将公司公章交给杜毅保管的安排作出改变,违反了与老股东的约定。

  独立董事吕天文表示,针对公告内容的具体情况不十分清楚,新老股东各执一词,不知如何进行判断。而弄清楚事实的真相,超出了其能力范围。值得注意的是,吕天文已于11月25日提交辞职申请。

  由此,拉开了真视通新旧股东“争夺公章”大戏的序幕。事件发生后,真视通对一系列公司内部制度进行修改,包括印章管理制度、财务管理制度等。

  深交所也对此下发关注函,就相关事项的多个细节问题进行追问,要求线日前就公司董事马亚认为公告严重失实内容进行自查,并说明目前公司公章、财务专用章等印章及证照管理的具体情况、董事会及管理层是否正常运作、内部控制是否有效实施,信息披露是否正常进行等。

  然而,对于关注函提及的公章失控等情况,真视通三次发布延期回复的公告至今未回函。

  在11月26日的关注函中,深交所也提及曾先后于8月18日和8月20日两次向真视通发出关注函,截至目前公司仍未回复的情况。

  今年8月以来,深交所共向真视通发出三封关注函,真视通已先后发布了六则延期回复关注函的公告,但至今三封关注函均未回复。

  时间倒回至2019年8月30日,真视通披露,苏州隆越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隆越控股”)受让王国红、胡小周、马亚、陈瑞良、吴岚(以下简称“老股东”)所持的线%股份。值得注意的是,彼时隆越控股进场是以溢价77%的价格收购该部分股权。

  此后,老股东减持动作不断。然而一年后,老股东一纸诉状将隆越控股告上了法庭,本应令双方“皆大欢喜”的股权转让戛然而止。2020年9月,老股东一方向法院提起诉讼申请,原因是隆越控股尚余1.29亿元股权转让尾款未支付,因此隆越控股所持9.06%真视通股份被司法冻结。

  无独有偶,2021年8月19日晚间,真视通公告称老股东之一的王国红所持的线%的股份也遭司法冻结,这回却是隆越控股告了老股东。公告同时牵出了真视通新老股东此前签下的“抽屉协议”。

  根据公告,2019年8月,隆越控股与老股东签署股权转让协议的同时还私下签署了一份《承诺函》。承诺函中,老股东对2019年至2021年的各年度真视通合并报表范围的原业务多项指标做出业绩承诺和补偿措施。

  而2020年度老股东未完成承诺的业绩,应按承诺将对应该差额等值的真视通股份无偿质押给隆越控股。因此隆越控股向法院提起了诉讼,王国红所持真视通股份因涉诉而被冻结。

  而迟迟不到的尾款和老股东未完成的业绩承诺便成了新老股东针锋相对的导火索,进而引发了公司公章失控、董事指责董事长等情况。

  根据真视通最新延期回函的公告表示,将关注函回复延期至2021年12月24日。真视通是否能对相关情况做出合理解释?中国网财经记者将对此保持持续关注。

------分隔线----------------------------

法律在线 - 财经资讯 - 教育新闻 - 娱乐新闻 - 历史咨询 - 军事新闻 - 星声星语 - 社会新闻 - 旅游新闻 - 科技前沿 -